• 介绍 首页

    色中饿鬼1v1(灵异甜宠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报复
      村民们意识到情况不对,纷纷欲往门外逃,然而却已经晚了。
      没有人推的情况下,大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,一个少年出现在门前,挡住众人的去路,他的周身环绕着一抹红光,一直围着他旋转个不停。
      人们惊恐万分,只想着往外面跑,有几个人甚至欲伸手去推那个少年,然而手还没碰到少年,就被一股无名的力重重弹了回去,他们根本近不了少年的身。
      “我相信大家都听过这个村子里关于鬼新娘的故事……你们似乎都很惧怕她,可真相是,封门叁庙里那个危险的聚阴阵,这么多年都是由她来守着的……”
      “她是被骗来结冥婚的,向周围的人求助,却没有人理会她,后来她没有了结冥婚的价值,可却又被人利用,要拿她的身体祭祀,换去整个村子里的人好运不断,然而整个村子的人却成为那个人的帮凶,默认了这种行为……”
      “这才是真相……”
      “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,你们还是这副老样子,为了私欲,装聋作哑,根本配不上她的以德报怨……”
      说道这少年眼神冷酷,扫过躁动的人群,“那你们便都去死吧!用你们的死去换取她的新生,也算谢罪……”
      说着他挥了挥手,突然众人都消失不见,他把他们都送入了幻境,初桃惨死的那天的幻境,这些人都会变成她,经历她所经历过的痛苦,直到死亡后又再次回到那天,一遍一遍,永无止境的经受她经历的,直到在绝望慢慢放弃生的希望渐渐消弭。
      他再次转眼,却发现原地还有阎荆和白阮没有马上消失,而原本围绕在自己周身的红光,知不知什么时候飞到了他们周围,跳跃了几下,忽然带着两人也消失在他面前。
      但他并不担心,因为只要身处在这个阵里,都会经受那痛苦的轮回……
      ……
      白阮醒来时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,手里拿着一把梳子,站着正在替一个穿着红色嫁衣的少女梳头,面前是一架样式古旧的玻璃镜,大约是梳妆台,上面放着鹅蛋粉,口脂,香粉……像是刚化过妆的样子,而从镜面到新娘,也可以看到此时“自己”的模样。
      新娘五官秀气,灵蕴十足,扑闪扑闪水灵的大眼睛像会说话,俏生生的,整个人像从碧色莲塘里刚捞上来,剥了壳白嫩甜脆的菱角。
      意外的是,这人她居然认得,这人正是初桃,那段自己前世不完整的记忆里的一抹暖色,所以说初桃后来嫁给那个陆璋后,竟然遭遇了……她心脏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……
      眼神胡乱闪着,欲掩住自己的失落的神情,却瞥见自己的模样——一个平常普通的少女,皮肤白皙,可却是个不太起眼过眼即忘的长相。
      非要说什么特征,那只有,也穿着朱色短衫,是十分喜庆的打扮,但衣料粗糙,显然比不上新娘。
      她暗揣自己,应当是丫鬟仆人一类的角色, 又想到那个少年所说的,反应过来自己也应该是进入了轮回,知不知道为什么,并没有如那个少年所说变成新娘。
      正想着,却没有注意到初桃瞥见了她的愁容,因为她是这几天赶路,水土不服,突然开口安慰,笑着说,“再过几天就到封门村了,到时候你就能好好休息了,这一路以来,多谢你的照顾了。”
      她也不敢多说什么,怕暴露自己,只是眼神感激的点点头。
      这时外面响起扣扣的敲门声,初桃应了一声,门打开,从里面进来一个俊秀斯文模样的男人,对她嘘寒问暖,大约就是陆璋。
      男人挥了挥手,让她退下去,她虽然不愿意,但为了不露馅,也只能退了下去。
      然而等出了门,却没有走远,她趴在门外,企图听清两人在交谈什么。
      可能是因为太过专注,丝毫没有察觉到后面逐渐逼近的脚步声,等反应过来,嘴已经被人捂住。
      索幸耳边响起的是一个清冷又熟悉的声音。
      “别怕,是我,阎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