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【西幻NPH】月朦胧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五十一章钻石袖扣
      发现赫尔曼在打量自己,卡蜜拉控制着内心扭曲的恨意,只在面容上表现出柔弱可欺。
      当她刻意蹙起双眉,蓄起眼泪,颤抖着嘟起红唇时,这副姿态其实非常具有欺骗性。
      但是赫尔曼却不再把视线落到卡蜜拉的身上,他审视着那副坚固的黄铜手铐,粗壮的锁链一头,加百列将它紧紧地缠绕在手上。
      赫尔曼注意到加百列佩戴的白色手套,他漫不经心地说:“加百列,我记得你以前没有戴手套的习惯……”
      加百列将手中的锁链收得更紧,卡蜜拉的手腕被勒得更青了。他仿佛看不见她的疼痛,只恭谨地回复赫尔曼:“我只是不想接触到战犯肮脏的皮肤。”
      加百列的语气透着浓浓的嫌弃。
      还有一种刻意的羞辱。
      赫尔曼没有说话,他看了一眼战犯屈辱不堪的神色,只轻微笑了一下,那笑容转瞬即逝。
      他似乎接受了这个洁癖的理由:“好吧,加百列,一直以来辛苦你了,监管战犯不是一件轻松的工作。”
      “为您分忧是我的荣幸。”加百列不卑不亢道。
      卡蜜拉听得想翻白眼,她从前骂加百列是赫尔曼的走狗,看来是一点也没冤枉他。
      “我应该褒奖你。”
      说完这句话,赫尔曼只偏头看了一眼摩因,秘书摩因就对赫尔曼的意思了然于胸,他从后面取来一个盖着丝绒细布的黄金托盘,上面有一对精致的钻石袖扣。
      袖口以铂金为菱形基底,中间有镂空设计,上嵌一颗切割繁复的钻石,每一个切割面都璀璨无比,宛若宇宙中的斗转星移。
      心思狡猾的班顿站在一旁,他现在已经是赫尔曼的国王人马,但加百列同样是身份贵重的继承人,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讨好加百列的机会。
      “摩因,让我来吧。”从摩因手里抢过托盘,班顿向加百列走去。
      摩因皱了皱眉,有些看不上班顿的行为,但他还是把托盘交给了班顿。
      赫尔曼自然不会在意两位下属的心机,在班顿将托盘殷勤地举到加百列身前的时候,他轻轻开口道:“我记得之前送过你一只怀表,但是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似乎不喜欢佩戴怀表。”
      卡蜜拉在心里表示赞同,只有七十岁以上的老头才会在兜里揣块怀表。
      “不,我非常喜欢您送给我的怀表。”加百列摸出了口袋里的黄金怀表,向赫尔曼展示他今天有把这件礼物随身携带。
      赫尔曼淡漠地笑了笑:“如果有的礼物不合心意,你可以向我提出来……我知道你不喜欢也不经常把怀表带在身上……怪我,向后辈赠送礼物的时候却没有关注你真正的喜好。”
      “您别这样说。”加百列向赫尔曼鞠了一躬,“舅舅对我已是十分关照了。”
      “所以我今天送你的是一对袖扣,这两枚钻石的成色不逊于王宫里的贡品……”卡蜜拉感觉赫尔曼好像看了自己一眼,她还没来得及琢磨,就又听见他说,“怀表的使用率不高,但是袖扣却是绅士离不开的日用品。”
      班顿的脸上溢满了笑容,他其实和加百列差不多年纪,但他笑起来时脸上已经有了油滑的褶子:“加百列大人,请收下吧,这是赫尔曼大人的心意。”
      班顿再次把托盘举得离加百列近了一点。
      班顿在心里细细盘算着这两枚硕大的钻石究竟要值多少钱,他惊叹于赫尔曼的阔绰,也越发坚定了要讨好主家的决心。
      他眼尖地发现那个美貌的小战犯也在好奇地观察着那对钻石袖扣。
      她穿着灰扑扑的长裙,可她美好的腰身、鼓鼓的胸脯显露无疑。她的脖颈非常纤细,凌乱的发丝为她增添了破碎美,她那双妖异的红眼睛里泛着楚楚可怜的神色,这种反差感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热血上涌。
      卡蜜拉似乎发现了班顿的打量,她有些羞怯地朝他露出一个讨好的微笑。
      这让班顿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,曾经的皇族又如何,在他面前还不是像一只乖巧的小鸟。
      加百列似乎发觉了卡蜜拉不安分的举止,他在她跪着的膝盖上又踢了一脚,虽然这次的力道很轻,但警告的意味很浓。
      也很有羞辱的意思。
      卡蜜拉的眼泪似乎要憋不住了,她红着眼眶,咬着红唇,错开了和班顿对视的目光,她娇媚的模样让班顿的半边身子都酥了。
      但班顿还记得这是什么场合,他没有表露出太多的异样。
      加百列取下了原来的袖扣,当即戴上了这对华美的钻石袖扣,钻石在他的袖口间熠熠生辉,将他贵公子的气质显露无疑。
      “谢谢舅舅,我很喜欢这份礼物。”加百列的用语非常有礼仪,但语气没有什么波澜。
      家缠万贯的阿德勒,早已习惯了任何昂贵的馈赠,所以加百列和赫尔曼的态度都显得非常漫不经心。
      只是羡煞了旁人罢了。
      加百列依旧紧紧地钳制着战犯,卡蜜拉的双手因为他的力度而不得不痛苦地扭曲着。
      赫尔曼看着这一幕,觉得这个侄子有些小题大做了。
      他懒懒抬起眼皮,语气就像一个宽宏的国王:“加百列,你不用如此草木皆兵……卡蜜拉其实算是我们的客人,你怎么能给客人戴上镣铐?”
      他说得好听,但卡蜜拉知道,赫尔曼是一个多么伪善的人。
      加百列似乎不太赞同,但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取出随身携带的钥匙,解开了卡蜜拉手上的黄铜手铐。
      脱离了桎梏,卡蜜拉自怜地吹了吹手腕处青青紫紫的疤痕,眼眸里盈满水光,她低低地对着赫尔曼道谢:“谢谢您的好意,赫尔曼舅舅……啊!不,赫尔曼大、大人……”
      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称呼,跪在地上垂着脑袋,耳朵尖尖爬上了粉红色。
      银白色的长辫搭在肩上,她的双腿被藏在长长的布裙里,她脸上有些惊怯不安。赫尔曼把她的模样看在眼里,她就像一条刚来到陆地,却还没有长出双腿的美人鱼。
      “你叫我‘舅舅’?”赫尔曼很寡淡地笑了一下,他的声音里没什么情绪,“你又没有嫁给加百列,为什么叫我‘舅舅’?”
      加百列的手指微微动了一动,敏锐如赫尔曼,自然没有放过这个细节。
      “不、不是,是我不小心说错了……”她虽然有些惊慌,但对着赫尔曼挤出一个谄媚的微笑,“请赫尔曼大人不要怪罪我。”
      她卑躬屈膝的模样和那些讨好他的小丑没有任何区别,这让赫尔曼感到有些无趣。
      卡蜜拉娇嗔地瞪了一眼加百列,然后对着赫尔曼笑靥如花:“赫尔曼大人,您真好。”
      她的态度已经有些让人厌烦了,赫尔曼眯了眯黄金的眼眸:“我亲口下令屠杀了你的全族,包括你的血亲姐姐,你不恨我吗?”
      卡蜜拉的笑容维持得很好,嗓音也甜软如蜜糖:“怎么会呢?那是辛西娅她自己该死,谁叫她逆行倒施犯了众怒,死无全尸是她罪有应得!”
      她的眼神有如实质,赫尔曼怎么看不出她的目的,他笑得很清浅:“你再怎么讨好我,行刑日那天我还是会叫人砍了你的脑袋。”
      既然要改朝换代,就没有留下隐患的道理。
      卡蜜拉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,赫尔曼被她的变化取悦了,他抬起下巴命令道:“加百列,今天的宴会上,你不可以限制卡蜜拉的自由,也不要一直跟在她旁边,我们要给予客人应有的尊重和体面。”
      加百列知道,在绞杀猎物之前,赫尔曼都喜欢给他们喂上一两颗糖果。
      当猎物放松警惕甚至对他感恩戴德的时候——
      他再一片片剜下他们的肉。
      赫尔曼不担心她会逃跑,因为他早已命亲侄在她的后颈里植入了一颗脊髓栓炸弹。
      赫尔曼勾起嘴角,除了静候死亡,她根本无路可逃。
      尒説+影視:ρ○①⑧.αrt「Рo1⒏аrt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