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时间孤岛(NPH)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三十一章:听戏
      高级的料理店分割的红色店门前,停着来兜售小菜的摊贩车。
      落椿阁的规模颇大,但早餐却只提供白米饭和油条榨菜,想吃其他东西的人必须自己想办法。前来购买小菜的秃,以及没有秃可以使唤的娼年们,聚集在小贩的车子前面。苳看着一旁购买小菜的同伴们,看了看自己的钱包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      『好想吃鱼啊……』不知道已经几天没吃饱了,他用手指数着数着,缓缓地摇了摇头。
      就在他觉得前路无望之时,视线中出现了那天晚上看起来忽然发财的佳。一双筷子伸到了佳前面的碟子,夹走了半条鱼。
      「啊!那是我的啊!」
      「你刚刚在发呆,我以为你不吃了」
      不知几时坐在林佳对面的苳,毫无歉意地回答着。
      「你不要不讲道理哦」林佳死死瞪着火红的少年人。
      「哦?还敢和我顶嘴?」苳恶劣地笑着,黑色眼珠闪闪发光。他是艳丽的美人,即便使坏的时候都让人觉得美。
      「明明连色子都不是」
      苳这么一说,林佳完全无法反驳。但无论是那个夜晚,还是今天都能看出他财务状况十分危机。于是林佳将一个小钱包仍给了他。
      「?」
      「里头有点零钱,算是借你的」
      「哼,还算识相我就笑纳了」苳笑嘻嘻的脸庞可爱万分。他收下钱刚想再对林佳说些什么,余光忽然瞥到了一个冰雕般的少年,着实吓了他一大跳「噢哟,你怎么在这都不出声啊?」
      林佳低头喝着粥也没有回应他的问题。于是苳左看看右看看,脑海中精光一闪「你们怎么那么尴尬?不会终于情不自禁干了什么吗?」
      「吃饭就闭嘴吧」美优冷着脸把眼前的碟子推向苳。
      金黄色的煎蛋所散发出的热气与香味让苳食指大动。拿人的手短,他噘着嘴不再做声。
      吃过早饭之后到晚饭之间,色子们开始忙着洗澡或是写信给客人们,催促客人们上门。
      这段时间也是一天中最悠闲的时光。太阳西下之前,当小曲的乐声响起,除了少数光预约就工作满档的红牌,其他色子们必须全部集合到酒楼门口拉客。
      穿着鲜艳和服的色子们一字排开地坐在红色格子门前,犹如梦幻般的场景。
      但其中并不包括苳。一如既往用自己聪明灵活的头脑,他轻而易举地翻墙而出。拿着林佳给他的钱准备为自己买些吃的。
      于是在路过一家蜜饯店的时候,他无意间听见了一个不得了大新闻。
      『林家的少爷要来他们落椿阁听戏』
      这可是个大到不能再大的消息了,这样身份的人居然有这样的嗜好,这在上海滩
      可是绝对上不了台面的事。而这样的事居然就这样传开了,简直让人啼笑皆非。
      不过话说回来,能如此大张旗鼓或许说明了这个少年真是来听戏的也说不定?
      毕竟,落椿阁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戏曲。所有角色全部由雌雄莫辩的美丽少年演绎,柔肠寸断的委婉歌声是成年男人无法比拟的。
      身边两个和他一起买蜜饯的色子似乎也听见了,窃窃私语起来。
      「林家是那个布料商人?听说他们家家道中落了」
      「怎么会的?夫人红杏出墙还生了个孽种,老爷气不过走了。从此生意一蹶不振」
      「那就是说这个少爷不仅有龙阳之癖,还是个私生子?」
      「有钱人嘛,你懂的啊~」
      苳笑了,被两个色子听见。他们刚想发火忽然看清了他的面貌忽然陪上了笑脸。
      「这不是花魁大人吗?好巧啊,最近生意好吗?」
      「好不好就看今晚的林家少爷了,我不像某些人,赚着客人的钱还要四处诋毁」
      色子们脸色涨的通红,鞠了个躬逃也似的跑走了。
      「你还挺有正义感的」
      背后传来林佳的声音,让苳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咪弹跳起来「噢哟,你什么时候站在我背后的啊?吓我一跳,你是鬼吗?」
      苳回头,看见林佳站在街边一股看穿人世的表情。
      「你……」苳想对着佳开玩笑,但却忽然发现他的黑发接近于咖啡色,发丝细细柔柔,长发微微向内卷着很漂亮。可是这样的发色跟和服不太搭调。似乎更适合女式的,更为艳丽的和服。
      怎么会这样想?苳为自己有这个想法感到害怕。什么想法可怕?苳咽了咽口水,向后退了一步「好漂亮」
      他把所思所想说出了口,随后像个同龄少年人那样满脸通红。
      「啊?」林佳拿着手里的港式话梅一头雾水「你要吃看看吗?我很喜欢这个」说着他拿起一颗白色的话梅往苳的嘴里塞。
      话梅很酸,也有点咸,但苳只吃出里面的甜味。
      回落椿阁的路上,苳确定了这个少年一定是发财了,不然怎么能买得起那么贵的蜜饯?明明连色子都不是,出手却比他这个花魁阔绰不止十倍。
      「小佳你是不是找到了什么有钱的客人啊?」问出口了,苳的心里不知为何有些酸涩。
      「客人?」林佳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城隍爷,随后咧嘴一笑「绝对大款」
      「……」一顿扭捏后,苳犹豫半天还是说出了口「千万不要喜欢客人,即使对方对你再好也不可以。还有要保住处子之身」不要和我一样,他没有说出口。
      「喜欢?我可不敢喜欢这样的客人」
      晚风中飘来林佳的不屑一顾,苳心中的大石头落了下来。
      刚到落椿阁门口,便看见热闹非凡。阁前仿佛被红色的海洋淹没,花瓣铺成地毯为了迎接大人物的马车。天色暗了,于是灯笼高高挂起,散发出迷人的红光。色子们两排排开只为了一睹传说中林家的少爷风采。
      林佳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,紧张地靠得苳更近了「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帝要来了呢」
      「哈哈哈,是这样的,习惯就好」苳对于林佳小鸟依人的样子很是受用。
      两人默不作声从后面混入色子的人群,对着每个路过的人微笑。林佳慢慢靠向门边,那里人多,往后一点也没有人会发现,她只是不想做出头鸟罢了。
      马车稳稳停在了落椿阁前面。
      从上面走下来一个少年,他有着优雅的身段,穿着帅气的衬衫,容貌美丽异常,虽然这样形容不恰当,但他的真已经将迎接他的一众色子们都比下去了。
      林薰……
      林佳忽然低下头委屈得红了眼眶。她好想要和弟弟诉说自己的遭遇,想要回家,回到日常生活中去。
      但那里没有子苓,她还不能这样做。
      「薰……?」站在林佳身侧的苳忽然睁大了眼睛,难以置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      「你认识他?」林佳也激动了起来,拉着他努力让他朝自己看,但苳的眼睛像是镶嵌在了少年身上那样,目不转睛。
      在一片寂静中,两人虽然站在后排,但声音刺耳,苳的衣着也十分显眼。
      只见林薰扶着侍者从马车上下来后,优雅地走在道路的正中间,路过他们两个的时候向苳投去了一个陌生的眼神,随后,再也没有回头。